您所在的位置:彩票投注app·新零售阵线 >> 彩票投注app频道 >> 正文
坚守直营17年 周黑鸭开放加盟

  11月18日,坚守直营17年的周黑鸭开放了加盟权限,与广西铭和食品有限公司完成首批特许经营商签约,将商业模式升级为“直营+特许经营”。

  据悉,特许经营商的背景强大,是广西知名零售连锁企业南城百货的重要战略合作伙伴,与国内知名大型购物中心、连锁商场以及高铁站、机场等交通枢纽均有合作关系。

  受消息影响,11月19日,周黑鸭大涨21.88%,创下该股今年以来的单日涨幅记录。截止22日上午,周黑鸭每股5.15港元,市值达122.73亿港元。

  从街边20多平的小店,发展到一家拥有上千家直营连锁专卖店的上市公司,与周黑鸭创始人周富裕尊崇的树根文化息息相关:“我们不想让‘树叶’快速生长,一下开几千家店;我们应该踏实把管理团队、产品质量这些‘根’文化提高上去,根深才能叶茂。”

  如今在业绩下滑的压力下,周黑鸭还是不得不服软,打开了特许经营的口子。

  周黑鸭新任CEO张宇晨表示,周黑鸭预计未来五年特许经营门店数量将超过现有直营门店数量,特许店和直营店的营收占比也将趋于平衡。但究竟效果如何,还待时间的检验。

  一颗鸭脖的上市神话:

  从街边小店老板到亿万富豪

  1995年,20岁的周富裕在姐姐的卤菜加工坊旁架起炉子煮酱鸭,他用温州老板的酱鸭做样品,再把自己做的酱鸭低价供应给酒店。货不对板很快被发现,酒店老板拒付账款。赔得身无分文后,他放弃投机取巧,潜心钻研微甜爽辣的味道。

  1999年,拥有名为“周记怪味鸭”作坊的周富裕,为了应对生鸭涨价的情况,又耍起了小聪明。他囤了一万多只便宜的仔鸭,多赚十几万,却因味道大不如前流失了顾客,毁了自家生意。

  在不断吃败仗的情况下,周富裕一路反思自己的工作方式,主动接受企业管理培训,填补旧有漏洞。

  2006年,周富裕在南昌开起11家周黑鸭加盟店,快速赚进二十多万元,但加盟店质量难以掌控,间接对周黑鸭的品牌形象造成伤害,最终他不得不花几十万元,把余下的店面高价回收。

  此后,周富裕坚持“不做加盟,不做代理”,周黑鸭目前采取“中央厨房+直营店”的模式,在40个城市开设757家自营门店,相比于绝味鸭脖等同类竞争者,在门店数量上并不占据优势。然而,在全国拥有7172家门店的绝味鸭脖,毛利润却比不上周黑鸭。2015年,周黑鸭营收24亿元、毛利润13.7亿元,绝味营收29亿元、毛利润3.86亿元。

  2016年11月11日,周黑鸭在香港交易所主板挂牌上市,至收盘股价大涨13%。坐拥周黑鸭63.47%股权的创始人周富裕、唐建芳夫妇,身家飙至74亿元。

  除了创始人之外,周黑鸭上市还催生了10余位亿万富豪。其中,创始人周富裕家族共有6人为周黑鸭股东,共持有约1.75亿股,市值约11亿元。

  然而,在造富盛宴过后,诸多问题浮上了水面。胡润百富榜显示,2017年周富裕、唐建芳夫妇的身家达到95亿元,到了2018年,周富裕、唐建芳夫妇的身家却仅为65亿元,缩水了将近30亿。

  这与周黑鸭的业绩下滑密不可分。2018年9月发布的中期报告显示,2018年上半年,周黑鸭营收15.97亿元,同比下降1.3%,净利润3.32亿元,同比下降17.3%。这也是周黑鸭上市以来业绩首次出现下滑。

  掉队鸭界“BAT”

  卤味鸭界孕育了三大上市公司:绝味、煌上煌、周黑鸭。但从已发布的半年报数据上看,周黑鸭似乎“掉队”了。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周黑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