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彩票投注app·新零售阵线 >> 彩票投注app频道 >> 正文
贾国龙回应西贝靠外卖自救 投资大佬呼吁政府做纾困基金

  疫情之下,餐饮巨头西贝账上现金撑不过3个月的消息引发广泛关注。

  人们开始担心,如果连西贝这样的企业都陷入了危机,无数中小企业的生死更是迫在眉睫。

  好消息是,连日来央行、财政部等国家部委,苏州、广州、北京、上海等地方政府陆续出台多项支持受疫情影响严重企业的扶持政策,助中小企业渡过难关。西贝餐饮也在近日获得多方机构和员工、顾客的支持。

  但在疫情仍未见好转的当下,困难并未消失,中小企业面临的生存压力仍然很大。

  2月3日,投中网与加华资本联合主办了一场主题为《共同抗疫,托底经济:中小企业纾困之道》的线上直播沙龙,邀请赛富亚洲投资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阎焱、加华资本创始合伙人宋向前、西贝餐饮董事长贾国龙、老乡鸡餐饮董事长束从轩、合兴集团行政总裁洪明基等五位嘉宾,指出了中小企业当下面临的危机症结,并探讨应对措施。

  西贝:发声后获多方支持

  2月1日,投中网发布《西贝贾国龙:疫情致2万多员工待业 贷款发工资也只能撑3月》的专访报道后,引发大量关注和讨论。

  很多机构和个人的支持也向西贝涌来。一商业银行高层表示愿帮西贝代发工资;西部某大型集团战投部欲投资西贝股权或债权;一家餐饮供应链公司也找来,称可以收购西贝库存的蔬菜。

  “最近我们许多员工都表达愿意和企业共度难关,愿意晚发工资,也愿意根据公司的实际情况在停业期间减免工资。甚至有的员工还要捐出几个月的工资来帮公司度过此役,让我们非常感动。”贾国龙说。

  西贝的老顾客们也以“下一单外卖”、“疫情后报复性吃回来”等方式表达支持。贾国龙在直播中表示,“我们这两天的外卖营业额由几十万涨到100多万,昨天上了200万。”

  也有人质疑,疫情期间正是做大外卖业务的时机,大企业不要在这时哭穷。贾国龙透露了一个数据,正常情况下西贝每天的营业额能达到2000万,如今每天的外卖额只能达到正常水平的10%,“这是杯水车薪。”

  “基本跟我们判断的一样,外卖是杯水车薪的事儿,不能解决大问题。”阎焱认同贾国龙的说法,“在疫情期间,人们也不太敢从外面买东西回来吃,都是自个儿做。”

  一个更严重的问题是,随着疫情在全国扩散,线下的门店也越关越多。老乡鸡董事长束从轩1月31日告诉投中网,当时已临时闭店200多家。仅时隔三天,束从轩在此次线上沙龙中表示,如今关店数已上升到300多家,且每天仍以30-50家的速度增长。

  这也意味着,在收入停滞的情况下,大至西贝这样的企业一个月还要发1.56亿左右的员工工资,小至一家三五十员工的饭店也要承担数十万的资金压力。如何解决这一时期的现金流,是企业面临的最大症结。

  现金流难题何解?

  节流是所有企业最先想到的办法。

  疫情之前,老乡鸡的部分财务审批权是下放的,如今束从轩全部将其收了回来,“每开支一分钱都要通过我的把关。比如我们已经在装潢的门店,这个期间就要缓一缓;开发上,现在就不能去谈新的门店。”

  而对大部分企业来说,裁员减薪是更为直接且有效的办法。但这也正是当前国家不愿看到且社会也难以承受的地方。

  “尤其在一个短的时间里如果裁员变大了,则可能造成社会的不稳定。”阎焱说,“但是如果疫情再继续延长下去,企业裁员可能会变成不得不做的事情。所以政府应该意识到这个事情可能对整个社会造成巨大的震动。”

  政府确实也意识到了。在近日各地相继出台的政策中,就有不少措施指明对不裁员或少裁员的企业进行定向扶持。

  但当下最重要的还是如何让企业的现金流在疫情期间维持下去。节流显然不足以解决问题,就需要企业开源。源头在哪里?参与沙龙的几位嘉宾都把期待放在了政府身上。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西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