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彩票投注app·新零售阵线 >> 彩票投注app频道 >> 正文
餐企的两难现实:外卖自救杯水车薪 团餐江湖参战与否?

  3月2日中午,在广州CBD上班的阿婧从楼下饭堂员工手中接过当天的午餐,木耳排骨、生菜、白饭,另外还有一碗例汤。“现在每天都挺清淡的,不过特殊时期,可以理解。”

  阿婧在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融资部工作,以前一周基本有3天以上都在外就餐,但自2月17日复工后,现在基本上每天都在办公室解决肚子问题。疫情下,阿婧公司虽然有自己的饭堂,但由于员工未完全到位,因此公司行政暂时选择更为方便灵活的方式——订购团餐。

  面对疫情带来的客源骤降以及众多的限制性要求,许多餐企停业止损,或是转向外卖、团餐、自提、半成品零售等其他非堂食业态。

  “企业供餐在疫情后业务量增大,以往更多以补贴形式让员工自行解决膳食的企业,选择与我们签订供餐协议。但企业临时订餐由于受当前疫情的影响,没有企业活动或者大型会议,导致企业临时订餐较少。”广州酒家相关负责人如是对记者表示。

  真功夫公司副总裁陈敏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受疫情影响,真功夫预计一季度营业总额至少下降70%。为了应对影响,公司积极开展无接触餐厅自提、外卖和团订业务的推广。“当前,无接触自提和外卖业务占比攀升,分别上升到35%和45%。其中,团订业务表现值得关注。”

  但放眼全行业,这些自救措施带来的实际影响其实十分有限。根据中国饭店协会2月21日至23日开展的第二轮行业调查,虽然外卖成为很多餐企首选的自救方式,但是就行业整体而言,55%的餐企外卖订单数同比下降80%以上。对于很多餐企来说,外卖营收只是杯水车薪。

  自救杯水车薪

  根据中国饭店协会的调研,春节期间(农历大年三十-正月十五)营收同比减少八成以上的餐企占比88%,春节期间有49%的餐企并未开展外卖业务。但是寒冬之下,餐企纷纷开启自救模式,目前将外卖作为首选的占比29%;其次是提供团餐预订业务,占比20%;提供堂食、无接触点菜外带以及食材代加工业务的分别占比17%、16%和4%。但总体来看,外卖订单数同比增加的餐企占比仅有11%。

  为了满足一线疫情防控人员以及复工后企事业单位的员工就餐需求,从2月5日开始,北京、上海、广州、东莞、佛山等多地就纷纷推出了不同的公益集配平台,为一线疫情防控人员以及复产企业解决吃饭难问题。

  只需提前一周、有的甚至一天,把需求提供给有团餐预订服务的餐饮企业,就可以解决早、午、晚餐以及夜宵的问题。至于吃什么,则丰俭由人,可根据自己的预算与餐饮企业协商,最后集中配送到指定地点。

  这种供餐方式由来已久。过去供应的对象大多是学校、企事业单位等,而提供方也要有相应的资质才可以提供服务。但在新冠疫情下,餐饮行业遭受重创,因此各地方政府、行业协会等放宽了要求,让更多餐饮企业可以开展这类服务,尽可能地减少损失。

  以广东省为例,2月15日,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发出《保障企业复工复产餐饮供应,开展预约式外卖用餐配送服务》通知,提倡复工企业集体预约,商家提前做好安全备餐,第三方平台集中送餐,复工企业组织员工分布式用餐。

  同时,还公布了广州市首批预约式网络订餐企业名单,真功夫、肯德基、必胜客、广州酒家、陶陶居、面点王、客语等50家餐饮企业入围。通知还要求,订餐配送由美团、饿了么和顺丰物流提供,餐饮企业自行和平台方共同完成配送服务。

  一位入围餐饮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入选此类名单可以理解为是给餐饮企业开了一条绿色通道,因为以前都是要有证才可以做团餐,现在特殊时期,符合条件的餐饮企业也可以做。

  “但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平台给我们带来的订单还不如我们自己渠道的多。”上述入围餐饮企业负责人表示,由于平台一般只是公布订餐联系方式,部分可能有下单功能,但是基本上没有任何推广,最终能不能拿到企业订单还是要靠餐饮企业自己。

  而且,团餐对于菜式的限制也更多。一位西式餐饮企业人士坦言,由于中国人日常还是习惯于中式餐饮,团餐对于西式餐饮来说本来就有天生的屏障,“不可能让员工一周五天都吃可乐鸡翅吧,所以我们也不会把团订作为重点来推广,以前大多数是企业办活动之类带来的临时单,量比较大的,可以跟我们业务部门谈一些优惠价格。”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餐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