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彩票投注app·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紫鑫药业的大客户是不是自己人? 借钱预付为哪般?

  因存货等被质疑多次的紫鑫药业,目前最大的疑点是突然出现的第一大客户,存在着关联关系嫌疑。

  从事人参等中药材的公司,最受到关注的是存货情况。为了保护商业机密,存货是监管机构“特批”不需要过分披露的项目。比如存货的型号、单价、保管时限等项目,投资者都无法在财务报告中找到。然而正是这项“特权”,让存货成为一些上市公司调剂利润的工具。

  毕竟,中药材为主的存货有几个特点:一是保质期比较长,比如人参,长达数年甚至十数年;二是对审计机构的专业素养要求比较高,需要对中药材的价值有一定的评估能力,否则无法分辨各种药材的公允价值;三是作为商业机密,存货更为详细的信息很难在财务报告中充分披露。

  因为这些特点,导致不少中药公司的存货成为一笔“糊涂账”。

  存货与成本的疑点

  比如紫鑫药业(002118.SZ),2018年年报显示,其存货余额超过61亿元,占资产总额的61.58%。而公司全年营收13.25亿元,仅从数值对比来看,公司账面的存货远超经营的必要性。

  考虑到人参的特殊性,假定公司有囤货的需要,但是和历年数据对比,其变化幅度也较大。2012年以来,紫鑫药业的营收增加了三倍左右,存货余额却增加了五倍以上,公司的存货增长远远超出营收的增幅。

  除了和营收做简单的比例对比,判断存货合理性的关键指标是存货周转率。紫鑫药业2018年的存货周转率仅有0.09,折合周转天数超过10年。和2012年相比,2018年的存货周转天数增加了近3年,几年来,公司在经营模式没有太大变化的情况下,存货周转率的大幅变化及数据的不合理,说明了公司的中药材的管理和核算存在不小的风险。

  近年来,尤其是2017年以来,人参行业的价格并没有太大的变动,但是公司的净利率却从2017年的28%变为2018年的13%,下降了一半还多。与此同时,公司的经营范围也未发生变更。

  利润表显示,导致净利润大幅下滑的原因是营业收入基本不变的情况下,营业成本从2017年的2.7亿元增加到了2018年的4.7亿元。但是,对于成本暴增的原因,公司在年报里却语焉不详。

  突然出现的大客户

  事实上,公司最大的疑点在于大客户。

  据2018年年报显示,紫鑫药业的前五大客户销售额占年度销售总额比例为38.12%,其中第一大客户销售额为2亿元,占年度销售总额比例为15.09%。

  单个客户占销售总额的比例超过15%,对于医药企业来说,这是绝对的大客户依赖了。

  深交所也对此表示质疑,通过问询函问出了紫鑫药业的第一大客户的真实身份:长春新银润贸易有限公司(下称“长春新银润”)。

  据企查查,这是一家从事五金交电、建筑材料业务的公司,直到2018年9月才突然增加了中药材的经营范围。

  通过回复函得知,紫鑫药业把年限较低的林下参以地块进行销售,长春新银润是从紫鑫药业购买整块林下参地作为战略投资。

  按照紫鑫药业年报披露的信息,公司的前五大客户交易没有关联交易,也就是说,长春新银润并非公司的关联方。但是,事实真的如此吗?

  长春新银润的法人代表是梁震,梁震又于2019年5月10日参股成立了一家公司,叫吉林银润紫鑫大药房有限公司,其中长春新银润持股80%,梁震持股20%。除非是姓名重合,否则,从上述公司名称上,不由得让投资者深思,紫鑫药业最大的大客户的法人,成立了一家和本公司名称有关系的公司,背后是不是实质性的关联方?

  笔者最为关心的,是这笔2亿元的交易,有没有收到钱?年报里虽然没有明确说,但是从其他科目中,公司收到多少现金还是疑问:在应收账款部分,年报披露,按欠款方归集的期末余额前五名应收账款汇总金额2.59亿元,占应收账款期末余额合计数的比例28.72%。

  经营性现金流的疑问

  虽然较上年同期,紫鑫药业的净利润大幅下滑,但公司仍有1.7亿元的净利润。看起来公司应该是赚钱的,可是其现金流量表显示,2018年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为-7.67亿元。近三年来,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合计-23.2亿元,支撑公司资金运转的,不是经营,而是借款。

  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代表着公司现金盈利能力,是最接近“真实”盈利能力的指标。

  净额为负数主要有两种情况,一是公司的产品并没有真正收回现金,极有可能存在通过关联方虚增营收的可能;二是更为及时的支付采购款,甚至预付,则存在着利益输送的可能。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紫鑫药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