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彩票投注app·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万创国际闯关IPO 实控人多次卷入贪腐案

  继新力控股、奥山控股、海伦堡等偏居一隅的小型房企向港交所提交招股书后,位于安徽淮南的万创国际也将目光投向香港资本市场。

  6月3日,万创国际在港交所更新了招股书。这已经是万创国际第四次冲击IPO了。万创国际曾在2017年6月、2018年2月和11月分别提交招股书,全部因超过6个月未完成上市失效。

  万创国际虽然名字叫得响亮又大气,但实际上并不国际,去年10月才从发家地安徽淮南走到邻市六安。相比头部房企动辄上千亿的销售额,万创国际的规模要小得多。招股书显示,万创国际2018年收入首次突破10亿,截至4月末土储不到百万方,是名副其实的mini房企。

  万创国际的实控人是安徽传奇商人汪明来。公开报道显示,汪明来因家庭贫困,1975年上完初中即辍学务农,随后开始在商海摸爬滚打,在1984年时已经拥有百万身家。在事业之初,站在汪明来身边的是其兄弟汪波, 2010年前后汪波逐渐退出汪氏家族企业,汪明来的身边人变为其胞弟汪季明。

  万创国际最早可追溯至2003年联华实业创立的泉山湖置业。泉山湖置业的最初股东都为汪氏家族成员,汪明来、汪季明、刘恩年(汪季明妻子)通过联华实业持有90%股权,汪波、汪季明、刘恩年、王永红(汪波前妻)共同持有剩下的10%。2009至2010年间,经过汪氏家族内部的倒手腾挪,泉山湖置业的股东变为联华实业(95%)、汪季明(4%)和刘恩年(1%)。

  2016年,泉山湖置业完成重组。通过层层控股,万创国际通过万创中国间接由Wang Inverstment Holding 100%持有,泉山湖置业变成万创国际的主要营运、间接全资附属公司。

  重组过程中并未引入“外人”。重组完成后,万创国际及泉山湖置业由汪明来、汪季明、汪磊(汪明来儿子)、张修向(汪明来妻子)、刘恩年持有,实控人为汪明来。整个重组看起来像是为地产板块拆分上市做准备。而万创国际也确实在重组一年之后进行了第一次IPO尝试。

  值得注意的是,汪明来并未出现在万创国际的董事会名单中。万创国际现有董事会成员7名,包括4名执行董事和3名独立董事。汪季明任万创国际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行政总裁,汪磊任执行董事,前者坐镇前台制定战略规划及公司决策,后者负责业务的风险管理及行政。

  招股书显示,现年29岁的汪磊仅有一年物业发展经验,但有超过5年的金融服务业经验。同时披露汪磊2010年至2013年间曾任珠海横琴村镇银行担任信用部客户经理;2013年至2014年间任淮南通商农村商业银行信用部客户经理。大摩地产发现,汪明来分别为这两家银行董事,“拼爹”积攒的5年工作经验,水份可想而知。

  而实控人汪明来仅有58岁,既不出任拟上市公司董事,也不负责公司日常运营,甘愿隐身弟弟和儿子身后,显得非常蹊跷。

  大摩地产发现,汪明来曾卷入多起贪腐案,这或许是其隐匿拟上市公司背后的主要原因。裁判文书网显示,汪明来曾卷入原六安供电局副局长、康源电力董事长李真的职务侵占案。在2008年,以借款名义付给李真同案的廖苏云28万元。2013年,李真案发被捕。但此时汪明来已经抱上更粗的大腿。

  杨振超曾任淮南市委书记——也就是汪明来的发家地,随后升任安徽省副省长,2016年因受贿、贪污、滥用职权等,被中央巡视组挑落马下,并作为典型案例出现在中纪委反腐专题片《巡视利剑》中。而汪明来作为涉案人员也出现在专题片中。彼时汪明来以虚假租房的方式将一套价值1800万的上海房产送与杨使用。

  杨振超任淮南市委书记的时间为2007年7月至2013年2月,而汪氏家族2010年起专注于泉山湖项目的开发销售,不仅在淮南当地成为领先房企,还保持着超高的毛利率。

  招股书显示,2019年之前业绩只依靠泉山湖项目支撑的万创国际在2015年至2018年的毛利率分别为37.9%、17.8%、25.5%和37.3%。而作为同样专注三四线城市的头部房企碧桂园2018年的毛利率也不过27%左右。高额的毛利必然需要低价的土地来支撑。而万创国际的低价土地从何而来,与杨振超的关系令人猜测。

  在杨振超被立案审查前,汪明来曾有意将其持有的联华实业75%股权转给汪季明,但因违反公司法,转让最终告吹。

  而汪季明走至前台之后,汪氏家族的官商“掘金”之路仍没停止。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起受贿案判决中,披露2009年联华实业法人曾向安徽某县一国土资源局副局长行贿30万。根据工商变更记录,当时联华实业法人正是汪季明。

  凭借着“另类”的上位之路,汪氏家族的万创国际在淮南越走越远,在2018年已成为当地第一房企,但其违规的“惯性”仍没改变。招股书中披露,万创国际存在未缴足社保供款、未缴足住房公积金供款、提供关联公司间借款、向业主提供首付贷款、投放禁止类广告等多项违规。天眼查数据显示,实控人汪明来的周边风险高达600多条。汪氏家族旗下主要运营平台联华资产投资管理和联华实业都涉及多起法律诉讼。

  如今小房企们正在加快上市融资的步伐,以期借助资本取暖。在万创国际之前,偏居一隅的海伦堡、奥山控股同样折戟港交所后再次卷土重来。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万创国际已经是第四次冲击IPO。这样曾经数次“犯禁”的带病企业能否闯关成功?会给投资者什么样的结局?实在难以考量。

  来源:大摩地产 舒克

搜索更多: 万创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