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彩票投注app·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厚普股份:上市3年1分钱没赚 大股东套现7亿后急卖壳

  厚普股份(300471.SZ)主营业务是天然气汽车加气站设备及信息化集成监管系统的研发及销售,2015年6月11日登陆创业板,一度被多家券商看好,其中申万宏源曾直接以“合理价格91.5-106.75元”为标题发布看多报告。

  然而,这只曾经的百元股上市3年并没有拿出惊艳的业绩,相反,经营情况却是一路下滑得让韭菜们惊吓不已。实控人江涛江老板在2018年11月26日发布拟卖壳公告,厚普股份差点就超过东音股份《东音股份卖壳罗欣药业:距其上市挂牌刚刚满三年》创造最快卖壳记录。

  今天来看看厚普股份的故事。

  一、“委婉”的卖壳方式

  2018年11月26日,上市公司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江涛江老板拟向北京星凯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星凯”)质押其所持有的7294.4万股股份,同时“为了促进公司的长远发展”,江老板拟将7294.4万股的表决权委托给北京星凯,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0%。

  此外,上市公司另外一位股东林学勤将持有的1987.50万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5.45%)转让给北京星凯。

  若该协议实施,北京星凯将拿到上市公司25.45%的表决权,成为表决权份额最大的单一股东,北京星凯控股股东王季文将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这不经意间的换实控人预告来得总是那么猝不及防。

  为什么江老板要通过质押和委托表决权的方式来甩掉实控人的帽子呢?

  熟悉上市公司策(套)略(路)的小伙伴们想必非常清楚,这是江老板想卖壳,但是又不太好意思说,于是用“委托表决权”这种比较委婉的方式来卖壳。

  当然,上市公司美其名曰“促进公司的长远发展”。

  2015年6月才上市,2018年11月就要卖壳,这前后就3年半时间,看来江老板很急切啊!

  那么,接盘方是何方神圣呢?

  公开信息显示,北京星凯成立于2016年1月26日,注册资本为5亿元。北京星凯的经营范围包括项目投资、投资管理、投资咨询等。王季文王老板直接持有北京星凯60%股权,河北燕新建材集团有限公司和张学民分别持有北京星凯39.02%、0.98%的股权。

  此外,王季文直接持有河北燕新建材集团有限公司85.8%的股份。

  这位王老板可是能人,其作为法人代表、高管、主要股东或重要股东的公司高达49家,涉及的公司涵盖房地产开发、农商银行、建材、环保、机械设备、影视传媒、股权投资、典当、小贷公司等等,还涉及至少2家新三板企业。

  古语说得好啊,好事多磨。

  二、卖壳新套路:换董事长

  江老板的卖壳故事跟市值风云的股市连载小黄文《卖壳恩仇录》里的主人公老徐卖壳有点神似,跌宕起伏!

  2018年11月26日上市公司发布控股股东及实控人变更预告后,时隔仅1天,交易所就发去关注函,对江涛与北京星凯所筹划控制权变更事项表示关注,并要求江涛、北京星凯等交易方就股控制权变更的合规性进行说明,同时要求上市公司详细披露北京星凯及其控制人王季文的背景、交易的资金来源等;此外还需披露北京星凯和王季文未来12个月内对上市公司资产、组织结构、公司章程等进行调整的后续计划,以及对公司经营业务、投资计划等可能产生的重大影响。

  被交易所一连串的追问,交易双方随后就没了声音,不再披露股权转让的进一步动作,直到2019年1月11日,上市公司发布公告称,江老板此前与北京星凯达成的委托厚普股份20%表决权的意向约定自动终止。

  双方不玩了。江老板不卖壳了,王老板也不接盘了。

  一众韭菜们伸长脖子留着哈喇期盼的新玩家进场,然后一系列资本运作、炒高股价的戏码没了......

  但是,这万事就怕“但是”二字。

  虽然江老板卖壳没成功,王老板接盘貌似也没成功,但是,故事又有了新的剧情。

  换实控人受交易所关注,不太好操作,那,就换董事长呗。

  在换董事长之前,厚普股份还换了好几位高管。

  江老板准备卖壳跑路似乎有些先兆,而其中高管频繁离职似乎说明上市公司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

  2016年4月22日,原财务负责人黄太刚辞任,张丽接任;

  2017年9月21日,时任董事、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敬志坚的辞职,辞去上市公司的所有职务;

  2018年9月3日,任职2年半的财务部负责人张丽离职,不再担任上市公司任何职务;

  2019年2月14日,副总经理肖斌离职,不再担任上市公司任何职务;

  2019年2月27日,董事廖进兵辞职;同日,监事会监事孔晶晶的辞职,不再公司担任上市公司任何职务。

  2019年3月14日,江老板辞任上市公司董事长职务,不出意料,北京星凯的实控人王老板接掌上市公司成为新任董事长。“买卖”双方实控人进行董事长位置的交接,似乎暗示双方已达成某种默契。

  2019年4月23日,任职刚满2年的董事会秘书黄凌辞职;

  同日,认真仅7个月的财务负责人胡安娜(2018 年09 月 03日)的辞职。

  非常巧合的是,接替上市公司原财务部负责人张丽职务的是胡安娜,与上市公司审计机构四川华信(集团)会计师事务所的负责人胡安娜同名。

  风云君总结的上市公司高管变动规律,一般情况下,换实控人或换董事长,都会出现较明显的高管变动。2019年2-4月份这轮董监高的人员变动或与上市公司董事长换人有关。

  高管的频繁变动对企业的经营也会有一定影响,对厚普股份这种影响似乎略微大了些,来看看它的经营情况。

  三、堪忧的经营情况

  与大部分A股公司一样,厚普股份也犯了“上市后业绩稀里哗啦”下滑综合症,并且这症状有日益严重的趋势。

  2015年,厚普股份交出的首份上市年报成绩单就是增收不增利。全年营业收入11.13亿元,同比增长16.25%,净利润是1.77亿元,同比微降1.69%。2016年厚普股份净利润约1.67亿元,同比下降5.23%。

  业绩在2017年终于绷不住,来了个大跳水。2017年营业收入7.39亿元,同比下降43.2%,净利润3248.37万元,同比下降超八成。

  上市公司年报解释称“2017年由于受天然气价格上涨、气荒等因素影响,车用天然气领域业务受到较大冲击......”。

  2018年业绩继续演绎断崖式下滑,全年营业收入3.70亿元,同比下滑50%,净利润亏损4.79亿元,上市第四个年头就出现亏损,而且亏损金额超过当期营业收入金额。

  2015-2018年营业收入、净利润及扣非净利润变动如下图:

  业绩下滑如同做了滑滑梯,溜得那叫快啊!

  那么问题来了,厚普股份2015年IPO融资的钱哪去了?

  (一)募投项目

  2015年6月披露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募集7.17亿元用于包括年新增180套LNG橇装式加气站成套装置技术改造项目、LNG船用成套装置制造项目等,见下方截图:

  厚普股份的对资金投向还做了说明,募集资金主要用于现有主营业务相关产品扩大产能及拓展产品品种;同时,扭转订单不断增长、销量不断上升导致的现有产能不足的局面。

  在招股说明书上,厚普股份说的可是通过募集资金扩大产能,扭转订单不断增长、销量不断上升而导致的产能不足的局面。

  是不是说本公司订单很多,来吧!让产能扩大更多吧......

  可是这个说法,仅隔1年,在2016年报就换了说法了,改为:“主营业务LNG/CNG设备的发出商品较年初减少19712.12万元,预收账款较年初减少27887.60万元。公司本期发货和预收款较上年同期有所下降”。

  以风云君代客泊车的经验,业绩下滑,肯定不能是上市公司的原因!肯定是诸如太阳黑子活动频繁、南极水平面上升或北美洲干旱等等因素造成的。

  果然,厚普股份把原因归结为“主要原因是油气价差不明显和电动汽车的发展,使得国内天然气汽车销量持续低迷,从而导致国内LNG/CNG设备应用装备市场需求持续低迷。”

  厚普股份主营业务下滑的“锅”,一口大黑锅,甩给电动汽车来背!

  2016年的锅甩完了,2017年可能觉得于心不忍,换了个背锅侠:LNG船用成套装置制造项目没有达到预期效益主要是因为国家补贴政策难以短期内改变船舶燃料现状(补贴力度不够);年新增180套LNG橇装式加气站成套装置技术改造项目没有达到预期效益主要是LNG加气站成套设备销量下降。

  而天然气加气设备关键部件制造项目没有达到预期效益的原因就更简单了,因为前一个募投项目没达到预期效益,即天然气加气站设备产销量下降,直接导致该项目关键零部件销量下降。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募投项目不达预期是宏观环境导致的。上市公司能有什么办法呢?

  可能有小伙伴好奇,这IPO招股说明书的募投计划是不是做得有点草率?

  ……你哪个小区的?秘书,把这个提问题的电话记一下,通知他们领导!

  (二)亏损的子公司

  上市仅半年时间,厚普股份就开始了对外投资。

  2015年12月31日,上市公司发布董事会决议,以股权转让款和增资款共计4411.5万元获得四川宏达石油天然气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宏达”)的85.28%股权。四川宏达成为上市公司控股子公司。

  时隔1年之后,2016年12月30日,上市公司再次发布公告称,以总计808.5万元的价格收购四川宏达剩余的14.72%股权,收购完成后,持有宏达公司100%的股权(对应出资额为5000万元)。

  前后两笔交易,共计产生1840.53万元的商誉。多乎哉?不多也。

  不过如果看一下并购标的的资产质量,你可能就会觉得多花一分钱都是冤枉。

  上市公司披露关于四川宏达的信息少得可怜,只知道四川宏达经营范围包括建筑机电安装工程;电子与智能化工程;机电工程;消防设施工程;防水防腐保温工程;燃气生产和供应业等等。相关的财务数据见下截图:

  值得注意的是,四川宏达2015年净利润亏损829万元,全年的营业收入是1.1亿元,平均每个季度的营业收入是2757万元,而2016年前三季度四川宏达的营业收入却只有1351万元,仅仅相当2015年单一季度营业收入的一半,营收波动非常之大。

  看来,四川宏达是一家“骨骼惊奇”的公司。

  更为奇怪的是,四川宏达在2015年底就成为上市公司的控股子公司,但是2015-2017年报均没有披露该公司的具体经营情况,直到2018年报才披露,而这一披露就是雷声滚滚。

  四川宏达在2018年全能营业收入4822万元,营业利润亏损2.02亿元,净利润亏损2.15亿元,净资产由此变为-1.49亿元,见下方截图。

  2018年上市公司对四川宏达的1840.53万元的商誉全额计提减值。

  当初前后共花了5000万元收购的资产,在3年之后爆出大雷,这投资的“精准度”必须五颗星!

  四川宏达亏损的原因,上市公司解释称“当年营业亏损以及本期计提了大额与工程相关的应收账款坏账准备”。

  此外,四川宏达根据项目合同已建成分布式光伏发电站37MW,工程施工成本合计1.71亿元,但是“由于项目公司未按合同约定支付工程款,基于谨慎性原则,暂将其列示于其他非流动资产”。

  再来看看厚普股份最近3年的财务情况。

  (三)财务简析

  1、逆势增长的管理费用率

  在分析厚普股份的财务数据时发现其管理费用率管理费用率与同行相比也明显偏高,并且呈现非常“逆势”增长态势。

  从上图可非常明显看出,同行中的4家上市公司管理费用率呈现下降趋势,而只有厚普股份的管理费用率持续向上。

  厚普股份的管理费用率与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的持续下滑趋势对比起来,显得非常不和谐。

  进一步分析厚普股份的管理费用构成发现非常有意思的是,在2018年年报中新增了中介服务费,而这新增的中介服务费在2017年报并没有出现,见下方截图:

(来源:2018年报)

(来源:2017年报)

  注意观察会发现,同是2017年的管理费用科目明细,而出现在2017年报和2018年报的数据均不同。

  在2018年报解释称管理费用增加34.72%,主要系本期加大了债务的追偿力度,造成了中介服务费大幅增加。

  这上市公司到底得有多少应收账款,需要花小两千万来中介服务费来追债?实际情况如何呢?

  2018年报披露,截止到2018年12月31日,厚普股份通过法律途径清收欠款案件共计188件,涉及欠款总金额约1.3亿元,已收回欠款合计6276.80万元。

  若按2200万元的中介服务费用来测算的话,这应收账款的收回成本高达35%,也就是说,每收回3块钱,就要支出1块钱的中介服务费。

  上市公司还需要催收小伙伴吗?去债主家睡觉那种!风云君毛遂自荐哦。

  既然上市公司花那么大成本来催收,那么,就有必要来看应收账款情况。

  2、应收账款

  2014-2016年厚普股份的应收账款增长非常快。

  2018年应收账款大幅减少是因为计提了1.68亿元的坏账损失,此外还将成本是1.7亿元的未收回工程款(不考虑合理利润)转至其他非流动资产。

  如果把这两笔3.4亿元都计入应收账款,那么2018年应收账款占经计算的流动资产的比重55%以上。

  应收账款及应收账款占流动资产比重见下方图表:

  与同行业比较发现,厚普股份应收账款占比处于明显的上升趋势,从2014年的21.28%上升到2018年的41.61%,仅次于同期的深冷股份。2018年应收账款金额虽然“降下来”了,但是,应收账款占流动资产的比重并没有降下来。

  应收账款占流动资产比重较大必然影响流动资产的质量,进而影响短期债务偿还能力,接着来看相关指标。

  3、短期偿债能力

  流动比率,指流动资产总额和流动负债总额之比。用来衡量企业流动资产在短期债务到期以前,可以变为现金用于偿还负债的能力。流动比率越高,企业资产的流动性越大,但是,比率太大表明流动资产占用较多,会影响经营资金周转效率和获利能力。一般认为合理的最低流动比率不低于2.0。

  速动比率,指企业速动资产与流动负债的比率,速动资产是企业的流动资产减去存货和预付费用后的余额,主要包括现金、短期投资、应收票据、应收账款等项目。

  现金流动负债比,是企业一定时期的经营现金净流量同流动负债的比率,它可以从现金流量角度来反映企业当期偿付短期负债的能力。现金流动负债比=年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年末流动负债,因年末流动负债为正值,当现金流动负债比为负值说明,经营现金净流量为负值,即企业的经营活动并没有带回足够覆盖经营活动支出的现金流。

  从上方图表可以非常清晰看出,厚普股份流动比率、速动比率都呈现持续下降趋势,且2017年以来流动比率均低于2.0;现金流动负债比指标就更为糟糕,该指标长期处于0.0下方,说明上市公司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长期为负,经营活动并没有给企业带回真金白银,与上文应收账款及应收账款占比持续增加相互认证。

  当然,在股东眼里上市公司的经营情况似乎并不是很重要,不是可以卖股票赚钱吗?

  风云君统计2016年以来厚普股份相关股东的减持情况,这家一年就把几年净利润亏完的公司,股东们却通过卖股票套现7.6亿元。

  相关股东的减持情况见下表。

  各位老板,恭喜发财啊!

  来源:市值风云 出处:新浪财经

搜索更多: 厚普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