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彩票投注app·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网鱼网咖谋上市,它身后是13万家网吧的大溃败

  三年前,肖晓刚从大学毕业。和其他同学纷纷投简历找工作不同,肖晓在毕业前就琢磨着要回乡创业。

  但是做什么呢?他决定选择“和自己计算机专业相关”的方向,准确的说就是开一家网吧。

  在他看来,没有比网吧更适合的创业项目了——既满足了自己玩游戏的爱好又能赚钱。肖晓开网吧还有一个优势,他的一个好哥儿们家里开了10年的网吧,是当地最大的连锁网吧老板,旗下门店约五十家,有经验可借鉴。

  在说服了父母并向亲戚借钱后,肖晓凑足了200万元的启动资金,在当地县城最繁华的商业地段中开了一家自己的网咖。

  与传统意义上的网吧不同,网咖是网吧+咖啡厅的结合,在国外被称为Netcafe或Internet Cafe,其最初的角色与功能,主要是为商务人士提供一个舒适又快速的上网环境。2009年前后,网咖引入中国。

  彼时,以网鱼网咖创始人黄峰为代表的业内人士为了探索网吧行业的未来,提出了“新网咖”的概念,并在上海开出第一家以“都市慢生活”为口号的网咖,除了提供上网服务,还增设现磨咖啡、奶茶、西点、休息、办公等新服务。国内网吧行业因此进入快速调整及扩张阶段,涌现出不少连锁门店,盛极一时。

  然而多年后,尽管网鱼的网咖概念已经从1.0探索到了6.0,不断升级。但随着计算机家庭普及化,网吧行业市场却在逐渐萎缩。

  2019年2月,文化部主管的中国互联网上网服务行业协会发布了《2018中国互联网上网服务行业发展报告》,报告显示,截止到2018年12月,全国上网服务行业场所约为13.8万家,同比下降4.2%,实现总营收706亿元 ,较2017年同比下降0.3%。

  直到近期网鱼网咖传出即将赴美上市消息之后,人们才恍然发现中国互联网发展20年多年来,还没有诞生一家主营业务为网吧的上市公司。

  与此同时,外界关注到,网鱼网咖的注册资本从D轮完成后的5000万元突减至4495.3万元。且在年初,一村资本、摩聚投资、江铜投资等投资方已经退出股东行列。

  对于股东变化的情况,网鱼网咖方面没有给予正面回复。而其投资方之一远镜创投有内部人士评论称,“毕竟网吧算是一个夕阳行业”。

  中国网吧行业早已不复当年盛况。特别在移动互联网的时代,网吧行业的发展陷入低谷。包括网鱼网咖在内的网吧企业正在用尽浑身解数“自救”,甚至试图“逃离”传统意义上以游戏为核心服务的网吧形态。

  这个行业到底何去何从?

  “血本”无归

  花了三年时间和投入上百万资金后,肖晓才终于“认命”。

  起初,为了开出一家上档次的网咖,肖晓在设备上不惜下“血本”——购入了100台imac电脑显示器,键盘则挑选适合玩游戏的黑轴机械键盘。“毫不夸张的说,(我开的这家网咖)无论配置、环境还是服务,当时都是我们这儿最好的一个。”肖晓说。

  除了上网设备之外,他还在店中辟出了一块场地作为水吧卖鲜榨饮料和零食,请了服务员专门接待。

  虽然当时网咖的概念在行业中已经流行起来,但是在小县城里,依然是个新奇事物。因此尽管肖晓的网吧收费3元/小时,比普通网吧单价贵1元,也还是引来了源源不断的客流。

  开业的第一年,肖晓的网咖抛去各种成本,赚了80万元,并成为当地最有人气和竞争力的网吧。

  尝到了甜头的肖晓迅速开出了第二家门店,规模比第一家要小,但是价格也更低,专门面向县城初中和高中学生,“当时的想法是两家网咖做协同,大网咖面对上班族,小网咖主打学生用户”。

  但事与愿违。在开出小网咖不久,肖晓突然发现,就在小县城里,不少网吧开始效仿肖晓的网咖模式,而且机器配置更好、价格更低。同时,随着电脑设备的普及和价格降低,市场上网咖的供给越来越多,而整体客流却越来越少。

  截至2019年6月,肖晓的网吧创业已经濒临失败边缘,不仅小网吧被责令关门停业,大网吧也因经营不善难以支撑。最终他不得不以原投入的四分之一价格将大网吧转手他人。

  在算过三年的投入和累计回报后,肖晓确认自己至少损失了60万元。“60多万只是账面损失,还没算机会成本呢,当年200万如果在省城买一套房了,早已经升值一倍以上了。”肖晓很懊恼。

  不仅肖晓,作为网吧常客,葛力对于网吧行业的衰落也深有感触。

  2015年还在湖北大学上学的葛力记得,在学校所在的武汉市友谊大道上,同时坐落着湖北大学、湖北大学附属中学、武汉航海职业技术学院、湖北科技学校等。除了学校众多,这里还是网吧的密集区。

  一座600平方米的网吧,一年光租金的成本就高达30多万元,即便这样,大大小小的网吧仍扎推于此,“学校的西门50米范围内就密集存在着3家网吧。”葛力表示,当时由于大一的新生普遍不带电脑,因此很多学生选择到网吧玩游戏,三家网吧的生意都非常不错。

  然而好景不长。2015年11月由腾讯游戏天美工作室群开发并运行的一款名为《英雄战迹》的游戏在Android、IOS平台上正式公测,这款后来改名为《王者荣耀》的手机游戏成为了网吧“杀手”。

  葛力发现,这款游戏一经推出就迅速在校园里流行起来。由于几乎不受场地和设备的限制,手游的便捷性优势明显。

  且相对而言,精品PC端游戏内容供给缺口越来越大。时至今日在网咖中最流行的游戏大部分都是老游戏,新游戏寥寥无几。《2018中国互联网上网服务行业发展报告》显示,2018年上网服务行业网游排行前三名的游戏为《英雄联盟》、《穿越火线》、《地下城与勇士》,均是发行超过10年的老游戏,新游戏很难从中突破,获客成本高,近年来只有《绝地求生》等少数几款游戏成为端游中的黑马。学生们逐渐对网吧失去了兴趣。

  而对于相当一部分网吧业主而言,2014年网吧牌照放开申请无疑是雪上加霜。2014年11月,文化部、工商总局、公安部、工信部联合印发通知,全面放开网吧审批,取消各级文化行政部门对上网服务场所的总量和布局要求,取消对上网服务场所计算机数量的限制,场所最低营业面积调整为不低于20平方米,计算机单机面积不低于2平方米。

  此后,积压的上百万张网吧牌照一夜之间全面放开。杰拉网咖副总经理张智丞认为,网吧牌照解禁实际上导致了近几年的网吧大量倒闭,其中一个原因是大批量的需求被提前挖掘出来,很多人随大流跟风投资,导致市场饱和,而后期门店很可能经营不善关闭或者客户需求挖掘不够深不符合市场定位从而退出。

  资本“弃儿”?

  除了遭受行业冲击,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网吧行业似乎也成为了资本市场的“弃儿”。除了网鱼网咖等少数几家企业,网吧行业鲜见VC进入。

  但即使是网鱼网咖,在传出上市消息之前,其最新一轮融资仍停留在2017年。

  在业界看来,网吧行业不受资本青睐的其中一个原因是经营主体过于分散,多为个体网吧,连锁网吧一直没有形成气候。截至2018年,国内连锁网吧数量占比仅20%左右。

  按照文化部等监管部门的想法,网吧的连锁化的好处显而易见,不仅可以壮大行业还可以规范行业秩序,比如说控制未成年人上网行为。

  事实上推动网吧行业连锁化,多年来一直是政策层努力的方向。早在2013年,文化部就批准长城宽带、瑞得在线、中国联通、中国铁通等十多个全国性连锁网吧牌照。但是由于盈利不佳的问题,这些连锁网吧逐渐退出市场,比如掌握着一张网吧牌照的A股上市公司皖新传媒,也在很多年前停止了该业务。

  而网吧连锁化的一个重要途径是引入VC资本。文化部也曾考虑通过政策引导,引入大资本,改善网吧资本结构,当时文化部等相关部门就与VC们开始接触。2006年3月,在武汉举办的“连锁网吧高层论坛”上,鼎辉投资等多家知名VC出席。

  但是,VC们始终徘徊在网吧行业之外,和全国性连锁网吧牌照折戟沉沙的原因一样,网吧市场盈利是个问题。其中的一个关键因此在税率上,2003年1月15日,财政部与国家税务总局联合下发的《关于营业税若干政策问题的通知》明确规定:“单位和个人开办网吧取得的收入,按‘娱乐业’税目征收营业税。”

  在此之前,前网吧的税率按照信息服务业进行收取,税率为5%,而被划至娱乐服务行业后税收比率与卡拉OK等行业相同,营业税按照20%收取,“税收瓶颈”是制约网吧盈利的关键。

  在多面夹攻之下,“上网服务行业别无选择,必须背水一战,转型升级。”2015年,中国互联网上网服务行业协会在一份行业转型指南中写道。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网鱼网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