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彩票投注app·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瑞幸咖啡不苦,瑞幸的投资者才苦

  作为咖啡控,喝一口折扣卷买来的瑞幸咖啡,再浏览一下各大媒体的财经新闻,是我每天指定的盘前动作。

  今天,咖啡还没喝完,一则关于瑞幸咖啡的新闻便跳入眼帘:

  天眼查信息显示,瑞幸咖啡子公司“瑞幸咖啡(天津)有限公司”已发生工商变更,公司名称变更为“瑞幸投资(天津)有限公司”。

来源:天眼查

  抹去“咖啡”,引入“投资”,虽只有短短两字变更,但意味却很大,这表明瑞幸已经有资格进行对外投资了,上市尚未够3个月,瑞幸便迫不及待踏上投资之路,难免让人浮想联翩,甚至有人开始质疑:瑞幸钱到手了,要讲新故事了。

来源:微博

  莫非瑞幸上市,就为跑去搞投资?

  别怪我多心,是瑞幸金融玩家太多,瑞幸的出名,从来不是因为咖啡,而是“惊天地泣鬼神”的资本运作。

  左手疯狂融资,右手疯狂烧钱。2018年一年,烧掉10多亿,开了2000多家咖啡专门店,收获了1000多万粉丝,代价是2018年度营收仅有8.4亿,但净亏损却高达了16.19亿元,今年上市前的Q1,瑞幸亏损继续扩大至5.27亿,归属于普通股东和天使股东的净亏损也达到了5.73亿元。

  横看竖看,瑞幸都是如假包换地流血上市。

  不过,在瑞幸管理层看来,这都不是事。亏损也好,留学也罢,只要能一脚踏进纳斯达克,便可山鸡变凤凰,过去流过多少血,都一次性给补回来。

  之所以如此自信,皆因瑞幸聚集的,都是一帮来自神州租车(以下简称神州)的大咖。

  董事会主席陆正耀同时也是神州的主席,也是瑞幸第一大股东,持股超过30%,创始人钱治亚,曾跟随陆正耀创业十多年,一直都是陆的得力助手,而瑞幸董事、同时也是一级投资人的大钲资本的创办人黎辉、愉悦资本的创始人刘二海都曾经任职神州董事。

来源:wind

来源:wind

  董事会9个人,除掉独董,7个人有4个来自神州租车,占据了过半壁的江山,原来,瑞幸背后的大佬,是神州租车。

  而这帮人,最了解的除了汽车,恐怕就要算资本运作了。

  今日瑞幸,不过昨日神州

  让时间回拨至2007年。

  早年混迹于中关村做电脑代理的福建人陆正耀,看到彼时兴起的汽车风口,遂成立了神州租车,不过直到2009年,旗下车队都不足700辆车,还比不过同行的一嗨和至尊(过千辆)。

  但到了2010年,一切都变了。

  因为早期在电脑代理经历,陆正耀和联想关系非常熟稔。8月,在和联想投资经过多轮谈判后,成功获得后者1450万的投资;次年,联想控股更是大手笔,作价12亿元,以“股权加债权”的方式成为神州的控股股东;神州还以联想控股为背书,获得共逾22亿元的银行贷款授信。

  榜上“大水喉”,神州从此一飞冲天。

  车辆规模从2009年底的692辆增至2010年底10202 辆,再猛增至2011年底的25845辆,两年翻了将近37倍,是不是有一点瑞幸疯狂开店的影子?

  当年著名的资讯公司罗兰贝格就对此做过统计,至2011年底,神州的车队规模不仅是国内最大,也相当于其后8家最大的租车公司车辆之和。

  昔日的“二愣子”,两年不到,当上了一等一江湖大佬。

  此外,神州开始以低价冲击市场。2010年8月和12月,它就发起过两次低价风暴,其95%的车型在全国范围内租金直降50%。为扩大市场规模,神州甚至称,“这几年利润放在第二位”。

  低价扩张,先做规模,再求利润,神州的这个逻辑与现在的瑞幸几乎是一个模子。

  然而,步子迈得太大,容易扯着蛋,疯狂扩张带来的问题开始显现。

  每年增加10000多台车,意味着未来某个时间,将有一大批车同时爆发车况问题,同时折旧,同时报废,无论从运营还是从财务角度,都是极大的风险,而且,这么多车,能不能都租出去也是一个问题。

  2009-2011年,神州出租率在逐年下降,从65.3%逐渐降至61.2%,再到56.7%。换言之,近2.6万台车,不及60%的出租率,意味着差不多一半的车在闲置,停车问题、常规保养,都是不小的开支,关键是车还在贬值。

  财务数据显示,至2011年12月31日,神州净亏损1.514亿元,账上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剩下约6.4亿元,而一年的直接运营成本(包括保险、服务场地及呼叫中心、燃料费用及其它)都要消耗近3亿元,而最大的风险,要数神州超过90%的负债率,其中一年内到期的短期和长期贷款额就达10.42亿元。

  换句话讲,神州那点钱,根本支撑不了多久,若没有新融资注入,铁定game over,是不是和上市前的瑞幸一模一样?

  就在大家都为神州捏一把汗的时候,神州火速启动IPO,2012年1月便向纽交所提交上市申请,但由于当时华尔街市况不佳、中概股遇冷的大环境下,SEC以及投资者对债务过高的神州提出质疑,并大幅压低其发行价,神州随后做出妥协,下降融资额(3亿美元下调至1.58亿美元),更改融资用途,宣布提前一天IPO,并辗转至纳斯达克等等,可见其融资需求之急切,但上市仍旧未获通过。

  最后,是香港市场救了神州。2014年9月19日,神州在港股正式挂牌,也正式结束“颠沛流离”的IPO之旅。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瑞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