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彩票投注app·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加盟店突然闭店消费者退款难 鱼乐贝贝为何频现跑路?

  “花了4000多元,办了50次的卡,没想到才用了10次店铺就关门了,以后这种卡还是要谨慎办理啊。”一位来自北京的宝妈向记者感慨道。

   据记者了解,该名宝妈在位于北京市丰台区马家堡的婴幼儿游泳水育早教品牌“鱼乐贝贝”加盟店(下称“鱼乐贝贝马家堡店”)办理的会员卡,没想到用了没几次老板就闭店了。由于其经营模式为充值购卡后提供服务,所以造成包括她在内的300多名消费者退卡难、退款难,保守估计涉及金额已经达到30万元。

   随后《华夏时报》记者联系到鱼乐贝贝马家堡店的实际经营人白文竹,据了解其与前经营人因为转让等问题出现纠纷,目前正在走司法程序,所以只能暂时闭店。至于消费者的赔偿问题,需要等法院判决出来后再进行解决。

   目前,北京大红门工商所已经介入并帮助沟通、协调。

   而鱼乐贝贝马家堡店突然闭店的情况并非个例。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鱼乐贝贝属于连锁加盟品牌,现在北京共有93家加盟店。今年以来,鱼乐贝贝密集爆出闭店、老板跑路等消息,仅北京一地就有9家加盟店关门,占地区加盟店总数的十分之一,波及近千名消费者,上百万卡费下落不明。

  百名消费者退款难

   8月5日,《华夏时报》记者实地探访了鱼乐贝贝马家堡店,发现那里已经大门紧锁、人去屋空。墙上还贴着一张醒目的海报,上面写着“暑期特惠,2000元畅游”,特惠截止日期为7月31日。据了解,很多消费者都是在这家店刚刚办了卡或者续卡,但刚带着孩子游了几次商家就突然关门了。

   随后,记者加入到“马家堡鱼乐贝贝微信群”内,群里已有近90名消费者表示自己的卡内仍有余额,需要店家进行退款或置换为通卡。其中一名消费者晓颖提供的信息显示,鱼乐贝贝马家堡店闭店前约有300多名消费者办卡,如今他们的卡内剩余金额最低为200元,最高为9920元,普遍集中在1000元-3000元之间。

   至于这家店为何关门,晓颖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店内有一名法人李文虎,两名合伙人白文竹、雷凤枝,这三者之间存在矛盾纠纷,造成店铺无法正常经营。

   随后,记者联系到白文竹,她表示,李文虎在2018年7月将店铺转让给自己,但是相关的工商营业执照、与房屋租赁方签订的合同都未更名,造成无法正常经营。并且,李文虎经营期间的办卡客户全部由自己接盘,给自己造成了损失,李文虎也存在隐瞒店内漏水等问题。目前已经将其告上法庭,要求其退还转让费,对于消费者赔偿问题,要等到法院判决出来后再进行解决。

   此外,白文竹指出,自己与另一位合伙人雷凤枝之间也存在经济纠纷,对方多次做出遣散员工、抱走电脑、断水断电等偏激行为,致使店铺无法正常营业。

   而李文虎则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工商营业执照等未更名不影响白文竹正常经营,更名不是不办,而是白文竹自己申请不下来。办卡客户让白文竹接盘也属于行规,否则转让费不可能那么便宜。并且店内漏水他也在积极帮助白文竹解决,还找了工人去店里,不存在逃避责任、隐瞒等问题。

   此外,对于店铺经营问题双方也未达成一致,白文竹表示自己处于亏损状态,目前已经垫付了近10万元。李文虎则指出,自己此前经营一年多始终盈利,并且店内经营情况一直很好,怀疑白文竹数据造假。

   这三人之间的矛盾纠纷,最后消费者却成了最大的牺牲者。目前,消费者已经联合向当地大红门工商所报案。工商所表示十分重视,正在积极沟通、争取协商解决,并要求消费者整理消费转账记录、办卡时间、办卡金额等材料进行提交。

   大红门工商所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目前仍处在调查取证阶段,等证据齐全了,联系到法人后才能进行立案。立案后的处理时间约为3-8个月,处罚结果需要依实际情况而定,由于现在证据还不齐全,所以一切还不好说。8月8日,大红门工商所组织了三位合伙人现场进行调解,消费者也可以派代表到场。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鱼乐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