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彩票投注app·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王思聪失声背后:平庸的普思投资、溃败的熊猫直播

  在微博高调叫板明星、撒币、派红包,“国民老公”王思聪曾经是中国最高调的80后之一。11月2日,王思聪将4000万粉丝的个人微博“清空”,设置半年可见。随后,王思聪被列为“被执行人”进入限制消费名单,名下部分财产被查封。

  曾有多风光,也就反衬现今有多黯淡。

  2019年5月,认证名为“IG电子竞技俱乐部副总裁”的博主@Mintyblue藏马透露,王思聪曾现身台湾,支持IG俱乐部战队参加MSI的比赛。也是从那时开始,王思聪低调了许多。

  一位与普思资本有接触的投资界人士吴森对凤凰网科技表示,目前,普思资本的员工为避“风头”,已经悉数在家办公。而这期间王思聪也近乎销声匿迹,没有在社交媒体发言,更未出现在普思资本的办公室。

  2019年3月倒闭的熊猫直播为何再次被“翻旧账”,屡次出现在法院判决书?王思聪以亿单位的债务又是从何而来?曾豪言“拿5亿练手”、“1个亿是小目标”的王健林为何不出手帮助王思聪?

  普思投资的平庸

  王思聪于2009年成立普思资本,正式进入投资领域。同年,王健林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给王思聪5亿来让他拿来练手的,“失败了再给5个亿,再不行只能到万达上班”。

  随着王思聪沦为“老赖”话题的发酵,11月11日普思资本在官网发表声明:“熊猫互娱只是王思聪先生的个人创业项目,不能因为一个项目的得失而全盘否定,谁都不能保证所有投资都百分之百成功。”

  吴森告诉凤凰网科技,普思资本的投资风格接近于王思聪的喜好。“只要是王思聪看不懂的项目就Pass”。

  他认为,普思资本资金体量还可以,但是回报率在行业中也只是处于中等水平,此前还曾经因为王思聪“看不懂”而错失了一些回报丰厚的标的。“外界宣传普思资本投出了几家上市公司,但那只是因为普思本身就是投上市前一轮的公司。”他谈道。

  言下之意,王思聪和普思资本的成功其实只是已经走了一条铺好的路,至少在投资这个领域,普思资本没有真正令人信服的成果。

  另外一位接近普思资本的投资人刘寒则称其为“不活跃的基金”。他在接受凤凰网科技采访时表示,普思前几年比较看偏娱乐方向,后来开始转向技术相关的。“但是最近普思没有投什么项目,已经没那么活跃了。”他说。

  普思资本的官网列出的投资案例并不少,包括网鱼网咖、笑果文化、英雄互娱、大众点评、乐逗游戏等,也包括曾经失败的乐视体育,但并没有熊猫直播的身影。

  熊猫直播的溃败

  王思聪陷入债务危机,普思资本捉襟见肘,追本溯源则是熊猫直播的溃败。

  2015年9月,王思聪在微博上宣布担任直播平台熊猫直播的CEO,并启动融资计划。当时熊猫直播的产品甚至还没有上线,但是因为王思聪的人气引来了不少关注。

  早期,王思聪对于熊猫直播的支持力度不小。上线之后,王思聪拉来娱乐圈一众好友林更新、林俊杰、Anglababy为其站台,同时高价从其它平台挖走一批“当家主播”,并允诺赔付原平台的违约金。2016年,熊猫首次参加China Joy时,王思聪还代表熊猫直播派发礼物。

  随着直播在资本市场遇冷,高调出现的熊猫直播最终黯然离场。2019年3月7日,熊猫直播COO张菊元宣布由于资金缺口无法解决,将停止服务并遣散员工。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王思聪是熊猫直播的实际控制人。王思聪全资控股的珺娱(湖州)文化发展中心为公司大股东,持股比例为40.07%,360全资控股的北京奇虎科技有限公司为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9.35%。

  除了普思资本股权被冻结,2019年7月15日,香蕉娱乐运营主体香蕉计划新增了司法协助信息,冻结了王思聪的270万股权。香蕉计划是由王思聪在2015年创立,他邀请原央视知名主持人段暄担任香蕉计划体育CEO,因而在体育圈名噪一时。

  在2019年10月12日,王思聪收到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发布的限制消费令。申请限制消费令的是游戏主播曹悦,熊猫直播将其从斗鱼挖到自家平台,斗鱼根据合约索赔360万,熊猫并没有偿还这笔承诺好的违约金。

  10月18日,王思聪担任董事长的北京普思投资有限公司的股权遭到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冻结,冻结时间为三年期。这一次股权被冻结,与钜大秀赢财股权投资基金所代表的上海景玲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有关,其在熊猫直播的持股比例为2.22%。

  11 月 4 日,王思聪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11月19日该法院向王思聪再次下达限制消费令。这一次对王思聪申请执行的是嘉兴璟字悌为,执行涉及金额1.5亿元。

  11 月 21日,王思聪总共收到三条来自上海静安区人民法院的限制消费令,原因是未偿付此前熊猫直播合作方款项。次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王思聪进行财产调查,将其房产、汽车、银行存款查封。

  一位投行人士表示,熊猫直播融资过程可能设置了对赌和回购,王思聪则大概率以其他资产充当担保,从而导致其本人多次被下达限制消费令,名下的普思资本和香蕉计划的股权也遭到冻结。熊猫直播的溃败将王思聪推向了“悬崖”,涉及到的金额远不止1.5个亿。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王思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