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彩票投注app·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资产负债率或逼近60% 持续收购下的蒙牛能否“吃得消“

  前言:

  为了实现“双千亿”目标,蒙牛这一年频繁挥舞支票。

  11月25日,蒙牛乳业(02319-HK)发布公告,拟议6亿澳元(约合31.87亿港元)现金收购澳洲品牌乳品及饮料公司Lion-Dairy & Drinks Pty Ltd(简称LDD)的100%股份。而在交易完成后,LDD将成为蒙牛间接全资附属公司,财务业绩也将并入蒙牛的财务报表。

  此举被认为是蒙牛乳业为实现2020年“双千亿”目标的又一布局。而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9月宣布收购贝拉米,11月宣布收购LDD,三个月内两次收购澳大利亚企业,在完成“双千亿”的大目标下,蒙牛乳业加紧整合澳洲乳业资源。

  布局“双千亿”,蒙牛看好澳洲、东南亚市场

  所谓的“双千亿”目标,是指蒙牛集团要在2020年,实现集团营收破千亿,以及企业市值破千亿。眼下,蒙牛是指已经接近1200亿港元,还差一个千亿营收的目标。

  蒙牛集团为什么要实现千亿营收的目标?

  营收破千亿,甚至是赶在伊利集团(600887-SH)完成这一目标,蒙牛集团将成为中国乳业在世界的名片,对于提振蒙牛集团的品牌效应不言而喻。

  参与国际竞争,需要有足够的营收体量作为支撑。长期以来,国际乳业市场的话语权一直都掌握在欧美、澳洲大型乳企手中。以营收规模做支撑,才有资格参与制定、掌控国际乳业标准体系,才能够提升中国这个全球最大乳产品市场在国际上的地位。

  此外,打造千亿品牌对于蒙牛集团而言是对旗下产品品质的最好背书。尤其是在有过三鹿奶粉事件后,国内乳制品行业对于品牌的认可度更强。当然,对于曾经的国内乳制品行业的龙,实现千亿营收,尤其是赶在伊利前营收破千亿,对于蒙牛信心的提振意义重大。

  蒙牛集团三个月内连续大手笔收购海外乳企,或多或少地都与实现这一目标有关。

  以LDD为例,恰如公报中披露的那样,收购完成后,蒙牛集团将获得LDD公司优质资产的控制权,包括大量高品质的澳洲奶源,以及13个位于澳洲各地的大型制造设施,服务35000名客户的庞大冷链分销网络等。

  而已完成收购的贝拉米奶粉是全球领先的有机婴幼儿奶粉品牌,旗下拥有众多优质、超优质的有机婴儿配方奶粉和婴儿食品产品。至于更早前传出收购意向的Burra Foods,则正是澳大利亚最大的乳品原材料加工企业。

  换言之,三起收购完成后,蒙牛乳业已经在澳大利亚建立起涵盖原奶、酸奶、乳饮料、奶粉以及婴幼儿食品在内的多元业务体系,囊括奶源、加工、冷藏、销售的一整套产业体系。

  据此分析,蒙牛频繁挥舞支票收购澳洲乳企绝非率性而为,而是有计划地布局澳洲市场。同时,这也是蒙牛集团推进自身“双千亿”目标达成的重要一环。根据蒙牛集团披露的信息,贝拉米、LDD在澳洲、东南亚、中国有着较高的品牌认可和市场需求。

  尤其是在国内乳品市场已经趋于饱和,业绩增长变得越来越困难,走向海外,尤其是快速发展的东南亚市场自然也是顺利成章。可以预测,在完成LDD收购后,蒙牛集团极有可能还将持续收购其他一些企业,尤其是一些在澳洲、东南亚有较强的影响力的行业品牌。

  密集布局澳洲、东南亚,蒙牛能否规避风险?

  频频收购之后,蒙牛持续重资产加持澳洲业务,为完成“双千亿”目标积极布局。不过,在业务扩张的同时,蒙牛集团自身所面临的风险也在增加。

  这其中,最大的风险潜伏在企业财务状况中。以2018年为例,蒙牛集团实现营收689.77亿元,实现净利30.43亿元,净利率为4.41%。与之相比,伊利集团同期实现营收795.53亿元,实现净利润64.52亿元,净利率8.11%。

  从中不难看出,相较于伊利,蒙牛集团营收获利能力较弱。事实上,在2019年以前,蒙牛曾经大手笔地收购多家海内外企业,比如114亿港元收购雅士利,又比如连续收购现代牧业中国圣牧等。但往往都是营收总额上来了,所收购企业获利能力较弱,甚至亏损。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蒙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