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彩票投注app·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上置集团两高管被拘留或加剧债务压力 土储陷增长瓶颈

  3月17日讯,上置集团近期的人事动荡引发社会各界的普遍关注。

  2月底,上置集团发布公告,称董事会主席彭心旷因涉嫌职务侵占罪被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执行董事陈东辉也因涉嫌职务侵占罪被公安部门传召及拘留。

  或许是为稳定“军心”,在上述公告发布后不久,上置集团紧急宣布换帅,委任雷德超为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公司提名委员会及投资委员会主席,并暂停彭心旷及陈东辉作为执行董事的所有行政及执行职责及权力。

  但即便如此,彭心旷和陈东辉被公安部门逮捕、传召拘留,仍给上置集团带来了冲击。2月24日晚,上置集团披露消息称,可能构成其借贷或担保的某些贷款的贷款协议项下的触发事件,相关贷款提供方有权要求公司立即偿还贷款,未偿还本金总额约为45.87亿元。

  事实上,上置集团的资金状况本就不甚乐观。2019年半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6月末,上置集团的共有计息负债57.57亿元,其中有17.5亿元为短期借款,占比30.4%,而当期账上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为2.23亿元,不能覆盖短期借款。

  此外,上置集团的现金流也不乐观,截至2016-2018年末及2019年6月的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均为负值,分别是-5643.7万元、-18.21亿元、-7.71亿元和-2.79亿元。

  知名地产分析师严跃进在接受中国网财经记者采访时指出:“上置集团规模不大,但是借款规模比较大,现金流为负,说明有一定的债务压力。要想缓解债务压力,首先企业内部是应该稳定的,就现在高管被调查已经形成了不稳定,所以内部管理必须要稳定。此外,类似企业虽然之前属于比较强,但目前在地产项目上表现一般,所以有必要对全国市场一些重点区域进行布局,积极拿地开拓些项目。”

  除了财政上的困难,上置集团近年业绩也不乐观,规模始终原地踏步。数据显示,上置集团2019年上半年的合同销售金额为16.93亿元,同比下降了28.32%。受此影响,上置集团的中期业绩也由盈转亏,实现收入4.7亿元,同比减少41.9%;股东应占利润由上年同期的盈利0.82亿元下降至亏损1.99亿元。

  而在对房企至关重要的土地储备方面,上置集团近年也少有建树。其土地储备自2016年达到282万平方米后便未能突破215万平方米,截至2017年、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末的土地储备分别为210万、211万和213万平方米。与此同时,上置集团的在售项目也在逐渐减少,2019上半年仅有北京晨芳雅园等少数项目在售。

  当前,房企规模化的优势已经越发明显。作为规模较小的企业,上置集团有何方法能够破局呢?严跃进表示,上置集团当前规模比较小,上海市场目前拿地成本也比较高,因此拿地优势较弱,所以还是要开拓这个长三角,不断的走出去是一个比较好的模式,“能拿到一些低成本土地才是破局之路”。

  至于上置集团债务压力如何缓解、销售规模和土储等方面如何“破局”,中国网财经致电致函上置集团,但未获得回应。(来源:中国网财经 记者 魏国旭)

搜索更多: 上置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