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彩票投注app·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赌徒”东方金钰:只有玉石 没有钱

  “一刀生、一刀死”,在赌徒的充斥玉石翡翠界,东方金钰掌控得了石头,却掌握不了自己的生死。

  近年来,东方金钰疯狂举债扫货翡翠原石,2018年资金链断裂,至今无解。

  公司手握超过82亿元珠宝玉石,货币资金仅有600多万元,却面临超过89亿元到期无法偿付的债务。

  重整或是破产,已不是东方金钰自身所能决定。

  破产or重整

  时隔两年,“翡翠第一股”东方金钰(600086.SH)资金链危机仍未得到缓解。

  新近披露的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资产负债率已高达96.69%,期末,公司货币资金674.3万元,其中受限货币资金483.50万元。同期,短期借款高达10.59亿元,另有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49.42亿元。

  年报披露,公司已到期无法按期偿付的有息债务本息合计89.03亿元,集中兑付压力巨大,且已发生多起债务违约。年内,公司位于深圳的部分房产、土地已被司法拍卖。

  2019年,公司在收入大幅下降的情况下,管理费用高达1.42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15.56%,其中6257.05万元,为公司应付各类诉讼而产生的诉讼费。

  与此同时,债务高悬导致财务费用不断攀升。2019年,公司财务费用支出高达9.45亿元,比上年多支出2.2亿元。

  单靠自身东方金钰已没有起死回生之法。公司债权人兴龙实业、首誉光控,已分别向法院申请对公司及全资子公司东方金钰珠宝实业进行司法重整。截至目前,法院已立案,但尚未受理,重整尚存在不确定性。若重整申请未获通过,公司就有可能被破产清算。

  公司表示,已制定了司法重整方案,并接洽了战略重整方,预计在今年8月前完成重整计划。

  2019年,东方金钰再度亏损,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另外,公司因涉嫌信披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今年4月,证监会出具《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显示,2016年-2018年,东方金钰为完成收入和利润指标,通过姐告宏宁珠宝控制19个银行账户,虚构销售和釆购交易资金流,将自身4.79亿元资金,通过中转方和名义供应商,转入名义客户账户,再控制名义客户账户支付货款,最终资金流回到姐告宏宁。启信宝显示,姐告宏宁为东方金钰孙公司。

  公司时任董事长赵宁等一众董监高集体受罚,赵宁被采取十年市场进入措施。

  东方金钰申请的听证会已于今年6月10日召开,最终行政处罚决定尚未下达。2019年8月,赵宁已辞去公司董事长职务,仍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东方金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