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彩票投注app·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美团的“王兴式”盈利

  王兴的“轴”,成就了美团。九年来,美团首次季度盈利14.9亿元,彻底击碎“盈利魔咒”。股价从最低的40.25港币狂飙至77港币,只用了不到八个月时间,美团稳稳的坐上中国第三大市值互联网公司的位子,仅次于阿里巴巴和腾讯控股。

  美团人给我讲过一个故事。

  2016年8月12号晚上,美团外卖冲刺500万单。但遗憾的是,过了十二点,还差十几单。按照行业不成文的惯例,也就四舍五入公布成绩了。但是美团高级副总裁王慧文下令,“差一单也不能作假,这是底线。”

  美团的“轴”,在圈里似乎是个公开的秘密。

  不撒谎,也是今日资本创始人徐新最看中王兴的一个特质,“当年做团购的时候大家都虚报原价和日订单量,但是美团不虚报,只讲实话。”

  早在2011年B轮融资后,王兴就亮出公司银行账户6192.2122万美元余额,以证明融资金额不虚,并直呼“到账多少就是多少,这行业很乱,但我们不浮夸。”

  就是王兴的轴,成就了美团。如果用他的话来诠释,那最恰当的是,难走的窄路才能越走越宽,“不管是之前的创业还是美团,面临选择时一个大的原则就是,要坚持做正确的事,而不是容易的事。”

  王慧文将其总结为:“发现正确和不正确的事情,避免不正确的事,然后把正确的事做得力度更大一点。”如今的美团,正在“Food+Platform”的道路上越走越宽。

  刚刚过去的一周,可以说是美团上市一年来最扬眉吐气的日子。

  九年来,首次季度盈利14.9亿元,彻底击碎美团的盈利魔咒。股价从最低的40.25港币狂飙至77港币,只用了不到八个月时间,美团稳稳的坐上中国第三大市值互联网公司的位子(仅次于阿里巴巴和腾讯控股)。

  这样的表现,足以让去年另一只备受期待的港股小米心生羡慕。二季报超预期的小米,股价却依然在低位徘徊,或许雷军有必要和王兴聊一聊。

  美团为什么盈利?是偶然,还是必然?如果把这个问题抛给王兴,或许他会说,“这没那么重要”。

  单季度盈利,似乎只是王兴和美团向资本市场秀了一下肌肉。

  在财报电话会议上,王兴说:美团2019年二季度以及之前几个季度的表现,都向日常消费市场证明了我们有非常明确的实现外卖业务和整个平台盈利的方法,我们也证明了美团强大的执行力和经营效率,能够在ROI达到目标的时候,增加盈利能力。

  虽然在过去几年,美团的表现是这样的:2015年亏损59亿元;2016年亏损54亿元;2017年亏损28亿元;2018年亏损85.2亿元;2019年第一季度亏损13.03亿元(经调整后亏损10亿元)。

  但是这并未阻碍美团上市后市值一路看涨。翻看过往王兴的对外言论,确实很少主动提及“盈利”、“赚钱”这类词。自由现金流,似乎才是他认为“更正确的事”。

  对于贝索斯和王兴来说,盈利似乎并不足以让人兴奋,他们看重的是:自由现金流。这也是股权巴菲特所推崇的:一个公司股票背后本质的价值,是它能产生的自由现金流。

  1997年,亚马逊上市的第一封年度股东信中,贝索斯写道:“如果非要在公司财务报表的美观和自由现金流之间选择的话,我们认为公司最核心的关注点应该是自由现金流。”

  之后长达20个年度的股东信里,贝索斯提到“自由现金流”的次数高达几十次。他还会在每年的财报里都附上1997年的那封信,佐证自己“是正确的”、公司的“路径从未改变”。

  2017年,王慧文曾在专访时告诉我,“美团对标的公司就是亚马逊。”华兴资本的相关人士也曾说,早在 2012 年为美团准备 C 轮融资的时候,王兴就多次强调,美团对标的不是 Groupon,而是亚马逊。

  2001年第四季度,贝索斯通过更多精细化运营,最终实现单季度整体盈利。贝索斯证明了亚马逊有盈利能力之后,开始在盈亏线附近“贴地飞行”。

  风险资本家和趋势预测家MaryMeeker在Del Rey的《巨人之地》中分析,“亚马逊几乎不会盈利,他们会迅速将利润用于投资新的创新产品。你会看到,从书籍到音乐,从珠宝到玩具,再到私人品牌,从AWS到Alexa,再到平台广告,再到收购Zappos,再到收购Twitch。”

  “如果你们能够理解为什么亚马逊一直没有净利润,市值却一路看涨,也就能理解美团了。”王慧文说。

  就在2019年二季度财报分析师会议上,王兴再次强调,“长期这个词很关键,我想重申我们的重点是实现长期的增长而不是盈利。”他还表示,未来会在外卖和到店业务上持续投资。

  财报发布后,王慧文的朋友圈观点是,“不仅要长期投入,更要‘加大’投入。”

  2017年,我问王慧文美团到底是一家什么公司,他的回答是,“一家以科学技术追求真理的投资公司。”很显然,进入2019年,美团的投入变得更加谨慎,新项目的上线屈指可数。

  在2019年年初上线前置仓项目“美团买菜”之后,36氪在8月29日爆出,美团到家事业群正在孵化“菜大全”的新项目,从属于“闪购”品牌,正在北京、上海和武汉试点运营。美团的官方说法是,希望用数字化赋能和服务标准化,帮助菜市场升级线上运营。

  王慧文的观点是,把钱投到哪些业务里面去,要看这个钱的金融投入产出比是否够高。简单来说就是,这笔钱带来的增速和投资收益率高于投资人对资金投资收益率的预期,就可以干。

  持续投入,这也是王兴一直坚持的正确的事。

  巴菲特曾说,别人疯狂时我恐惧,别人恐惧时我疯狂。在中国互联网世界,美团从来都是一个理性的存在。

  想要搞懂美团,有必要搞清楚一个关键问题,在形成规模效应之前,美团做了什么,又没做什么?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美团